好難得睡到中午12點

突然從第一次發表會中解脫

現在有點茫

滿腔熱血的不斷強調主體性還有提倡羅馬拼音
言辭犀利但很中肯的看似嚴肅可是內心很「嗨」的花襯衫

這位衷情於大悲咒水
那位財哥所愛的na ka會

他們表情很臭
可是我們很開心^______^

 

上研究所唱歌的次數比大三+大四的次數還多
這是怎麼回事
而且每次都連兩個禮拜

住在隔壁隔壁的對面的室友
指著我跟聲音明明就很美但愛降key的所辦姊姊說:
  「你看!像這種很MAN的歌他都會唱~~」

其實只是
女生的高音上不去
男生的低音下不來
我只能唱卡在這層音域中的男生的歌XDD

 

買給阿跳的方形便盆
他給我當床睡的好開心
一滴尿尿都沒尿在裡面
最後還是得任命的拉起整個籠子清理
沒關係的
帶把的生物我最愛他

 

現在腦子又成了一片空白
印象中   這些日子好像發生了些事情
印象中   有些東西想寫
可是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

我只知道我現在不只有表達障礙
還有書寫障礙....

 

 

 

今天校園有Mayday 

下禮拜

Mayday日~>w<

台北見

 

 

老師

你說的會成真咪?

niar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